学者观察:如何理解“四个全面”是习理政思想的核心

2017-10-16 03:45

  应该看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观照的时间节点主要是我们党第一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2020年。但是更应该看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包含的发展仍然是我们党的第一要务,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和活力的源泉,依国首先是依宪、依法执政首先是依宪执政,党的领导是实现中国梦的根本等重要思想,仍然是2020年之后我们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重要思想。

  再说这个目标。党的后,习在参观《复兴之》展览时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习还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此后,习围绕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述。从而使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成为以来习系列重要讲话尤其是阐述理政思想的明确目标。

  研读《习谈理政》,联系以来习系列重要讲话,可以清晰地看出:贯穿习理政思想的主线是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核心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先说这条主线年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后,这个基本命题就成为党和国家全部工作的主题,成为贯穿历次党代会报告的一条主线。从党的十三大到,这六次党代会报告的总题目中都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8个大字。而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以来,党的文献的核心词、关键词和高频词。习指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篇大文章,同志为它确定了基本思和基本原则,以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同志为总的在这篇大文章上都写下了精彩的篇章。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就是继续把这篇大文章写下去。”由此可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贯穿习理政思想的主线。

  “四个全面”中的第一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讲的是发展问题,而发展就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此,这第一个“全面”相当于党的基本线的“一个中心”;四项基本原则和是党的基本线的“两个基本点”,是实现“一个中心”的根本。而“四个全面”中的全面深化,全面依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本动力、支撑和保障,这3个“全面” 相当于党的基本线的“两个基本点”,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根本。因此,“四个全面”是对党的基本线内涵的拓展和深化。

  再次,从《习谈理政》的逻辑结构上来把握这个核心。此书第一章总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阐述的是贯穿习理政思想的主线;第二章“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阐述的是习理实现的目标。因此,要准确把握“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理政思想的核心,必须同深入研读《习谈理政》这本书结合起来。

  中国新闻网5月18日电 (万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全面依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简称“四个全面”)是以习同志为总的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阶段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近日,中央党校教授、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课题组首席专家严书翰结合《习谈理政》一书撰文指出,“四个全面”是接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蓝图,是理政方略的进一步完善,是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我们要充分认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的背景,准确把握“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理政思想的核心。以下是

  我们党总是善于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过程出现新的阶段性特征并据此制定发展目标和执政方略等。指出,在基本实现总体小康后,我国进入了“实现现代化建设第三步战略目标必经的承上启下的发展阶段”,并据此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十七大指出,“进入新世纪新阶段,我国发展呈现一系列新的阶段性特征”。这是科学发展观提出的根本依据。习指出,新常态这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说,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的背景即根本依据。

  党的以来,习审时度势,总揽国际国内大局,尤其是在总结我国和现代化建设实践经验基础上,提出了新常态的战略判断。新常态既是经济范畴,又是经济社会范畴。说它是经济范畴是因为新常态首先是以经济特征体现出来的。这些特征可以用“中高速”、“调结构”、“新动力”和“促内需”加以概括。此外,还要重视分配制度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等。正如习指出:中国经济呈现出新常态,有几个主要特点。一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二是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城乡区域差距逐步缩小,居民收入占比上升,发展惠及更广大。三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新常态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我们党认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至少需要上百年时间,这是我国的基本国情。但这并不是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过程是一成不变的。正如习深刻指出的:“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没有变,也要看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每个阶段呈现出来的新特点”。因此,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过程中阶段性特征的必然反映,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常态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呈现新的阶段性特征的科学概括。

  其次,“四个全面” 战略布局是理政的蓝图。讲现代化发展战略、理政等,必然要讲到我国的总设计师对我国现代化发展战略的思考和论述。认为,在确立了现代化发展目标后,为确保目标的实现还需要有清晰的蓝图。曾经用“心中有数”来形象表达这个蓝图。比如,1986年9月,在论述的目标和任务时指出,“总要有个期限”,并要求党的十三大要拿出的 “一个蓝图”。党的以来,习在论述新一届理政思想时也体现了这样的大思。他不但阐述了理政的目标和主线,而且非常重视制政蓝图。在深刻分析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和总结实践经验基础上形成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就是习理政的蓝图。当然,这经历了一个过程。

  说新常态也是经济社会范畴,是因为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发展状况会影响并最终决定社会等其它领域的状况。虽然现在还不能说我们已经完成了调结构、转方式。但是我们已经看到新常态下,我国正朝着更加重视质量、效益、创新,更加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更加重视民生改善和社会公平的方向发展。因此,仅仅从经济特征上来理解新常态还是不够的。新常态是现阶段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出现的新特征。说到底,新常态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过程出现新的阶段性特征准确而形象的表达。

  如何理解“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理政思想的核心,可以从以下这3个方面加以把握。首先,“四个全面” 战略布局是对党的基本线的拓展和深化。党的后,习多次强调:“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我们在实践中要始终“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既不偏离‘一个中心’,也不偏废‘两个基本点’,把践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坚定主义远大理想统一起来,抵制抛弃社会主义的各种错误主张,自觉纠正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措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扎扎实实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习谈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11页)。